写字吧

Writing Bar

sentio hero

头晕身兴加喉咙和颈痛

牢骚

礼拜三那天起床,发现睡到左颈项痛。但,因为是复工的大日子,提早出门并到了工作的商场理了一个发,才换装准备采访一位台湾歌手。

负责歌手的是一位合作过一次的本地经纪人,不过时隔已久,往事只能回味。

完成工作后,去了游泳,然后为了避开塞车时段而再度躲到商场里去。

第二天醒来,喉咙像穿了一个洞,然后全身有点发热头疼。

到底是deadline症候群,还是没有工作不安症?

有关夜睡

牢骚

我的意思是迟迟都不愿意入睡。并不是失眠,而是就摸东摸西地,等察觉时已经凌晨2-3点。

我其实也不明白,经过40多天的晚上9-10点入睡,每天3-4点一定起床的僧人生活以后,也不能成习惯。还俗第一个晚上就睡不下去了,是因为反差太大了吗?

有时是工作的压力,有时是网络上的一些小事,都能让我维持清醒的状态,还可能是刚才那杯焦糖玛琪朵。

毕竟出家期间,无手机没电脑,更戒掉咖啡冰饮,减少进食只大量喝水。10点关灯以后只能在帐篷里静坐,久而久之便入睡了。我想,要夜睡也难,因为尽管僧人的活不多,但修行其实也是很累人的,用的专注力太大了。你看师父们平时都闭目养神的样子就知道了。

关于夜睡,我想说的只是,对健康和思考能力都不太好。

半夜写

牢骚

下午,赶完稿。有点迷糊,那到底是翻译还是撰写?搞不清楚,2版的文字,其实只塞进一版,我写了1千7百的字。几乎搬字过纸,另赠送腕表介绍文。没有新闻稿,只好上网翻查资料,看看是否已有媒体对此深入报导。

头痛,交稿后便埋头大睡。醒来已经是晚餐时间,吃了晚餐,紧接为明天的网站事宜准备。荒废多年的blog设定还好能驾驭得宜,对于从一个hosting搬到另一个,虽然说不上难倒自己,但花了一些时间温故知新。

老实说,我还没有从旅行的愉悦中醒过来。札幌、高雄、北海道、台南、台北、十分、淡水、九份。一切都那么美好,如果我可以继续上路。

文字能带我去那里?那时我初写blog,为自己设定让文字带着自己开拓世界。我不知道过了10年这个目标是否已达成。我,一向都不是坚持目标的人,只要一尝滋味,那么便已满足。

重新写blog,也就只是想写些什么。尤其,在半夜大家都睡着的时候。

关于媒体团

Uncategorized

在很久以前,当娱乐记者时好像曾经去过一次媒体团,因为一些在外地的演唱会,或者一些区域性的记者招待会。直到,去了新加坡在旅游杂志上班,当一位记者或后来的编辑,媒体团才变成工作中的一部分。

许多人认为,记者或编辑的福利很好,每个月可以出国旅行,费用全免,而且很多时候都是高规格礼待。

但,谁看到背后的压力和准备功夫?

Anyway,明天晚上正式出关,参与旅游杂志委派的媒体团,是休息大约10个月后的第一个媒体团。

心情相当茅盾,祝我好运吧!

断舍离:杂志

Uncategorized

刚才,把被白蚁蛀掉的杂志丢掉了。这些季刊杂志当中包括了那本友人从英国带回来的Roni Horn《Another Water》,我当然有一点心痛,但这本尤其灾情严重,中部页面已被蛀空。

还有《Fantastic Man》、《明日风尚》等。

丢掉吧,反正有一天这些杂志也不再属于我的了。

从今天起,杂志、纪念品、任何要收藏的东西在接收时,真的要好好思考。

好吧,让沉静一时的断舍离,再一次启动。

《悠长假期》的木村拓哉和《沙滩男孩》的竹野内丰教会我的事。

Uncategorized

忘记了自己有没有把日剧《悠长假期》看完,倒是最记得有一个大学假期一口气把《沙滩男孩》在几个通宵达旦的夜晚煲完。那些年藏在VCD或硬盘里的男神女神如今已式微,而身边的甲乙丙丁靠着智能手机的直播程式,却随时可以成为传说中的男神或女神。

说回《悠长假期》和《沙滩男孩》,两部剧情说的都是突如其来一段新人生,或者如何面对人生低潮的戏码。

当时看日剧,觉得尽管是翻译的中文对白都非常文艺,充满浪漫情怀,画面更是诗情画意。叫当时日日挨夜赶工课的我们,多么想,活得像这些男女主角,突然遇上一场人生转捩点,空出一段《悠长假期》然后到海边去打工换宿当起《沙滩男孩》来。

我真的有这样想过的,很多年后打工换宿的热潮也竟然兴盛了起来。

然而,10年前的念头在今年实现了。我真的获得了一场《悠长假期》。不,应该说,我向《沙滩男孩》内的竹野内丰那样,决定让自己好好的放一场《悠长假期》,去到一个无人认识的海滩度假。两部剧的主角都面对人生抉择,无论是被放飞机的女主角、质疑自己能力的钢琴师、不知什么原因而来到偏僻海滩的企业高层。

这并没有什么不好,当时的我深深着迷这种逃离人世间,到一处桃花源生活的狂想。想不到,10多年后,我还真的不顾一切地将潜意识内的心愿付诸于行动。2015年来到了9月尾,我想这个《悠长假期》也还是真的很长。

2014年12月中启程到泰国,然后到柬埔寨金边庆祝圣诞节,也毫无目的地到了暹粒,但却没有探访著名的吴哥窟,隔天就再回到曼谷倒数迎接2015年,一直到2015年1月10多号,回到槟城小住几天,才回到家里。我其实就想带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什么都不做。

2015年3月去了麻坡,在朋友的家住了一个星期。打工换宿,在她家帮她整理家里,也在她办的创意市集摆摊,帮她顾摊。同时到关丹探望朋友一家,出席YB Chean Chung的筹款晚宴。

2015年4-5月,回到现实生活,还是得做一些工作,赚取一些生活费。

2015年6月,收到一个工作邀请,去韩国多个地方旅游收集资料整理成书,心想反正就是一个悠长假期,有机会出国当然要把握!结果,成就了人生中首本有分参与的名人旅游书。

2015年7月到8月,去了泰国短期出家,完成人生中一个必做的事项。到曼谷去出家,远离我城,就像竹野内丰那样乘坐了好久的火车,沿路的风景和以往的生活画面交迭,开始思考,我为什么活着。不,思考的课题应该是:我为什么不为自己活着?

2015年,9月回归现实,再次回到家里。一场伤风感冒。一个不想继续工作的自己。

一个夜晚,突然想起这两部早已大结局的日剧。

我离大结局还很远,我不愿这样就结束我的悠长假期。

病愈

Uncategorized

有多久没有病了?那一年在新加坡工作,印象中病过一场,房东阿姨很好心地替我煮了一碗热粥。回来马来西亚工作这3年,几乎没有请过病假,除了一次眼睛血丝爆裂,请了2天假?

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大病。伤风流鼻涕头痛发烧一点小毛病,两三天就过去了。这次头痛和鼻涕竟然延续了一个星期多,消耗了两三卷厕纸,喝了很多很多的水,才比较好了一点。

在马来西亚日病愈,除了喉咙干涩,已经没有其他不舒服的状况。今天,尽管烟霾突然消失,晴空万里。但,马来西亚已病入膏肓,就算名医也难以拯救,病愈遥遥无期。

  • 1
  • 7
  • 8

🚲【单车之旅】🚐【书车计划】

谢谢你拜访我的网站,如果你喜欢我写的文字和故事,可以捐赠一些经费让我可以继续到不同的地方去,发掘这个世界上更多美丽的事物。 我正计划从马来半岛出发到冰岛,全程以陆路海交通工具完成。
如果你愿意支持我,在paypal给我小小鼓励。
目标:USD 5000
目前筹获:USD 85